volunteer2

大难面前,如果你非要去做一个志愿者,非要为救灾尽一份力,那么,作为一个过来人,我有如下建议,供你参考:

1、做一个志愿者的组织者,比做一个志愿者更有用。

0

做一个冲动的志愿者并不太难,能把那么多冲动的志愿者组织起来,让一个个松散的个体变成有机的整体,这样的人才是灾难中最需要、最紧缺的志愿者。你是吗?

2、做一个志愿者的培训者,比做一个志愿者更紧迫。1

如果你是一个有救灾经历的人,你的经验和教训是最宝贵的,也是眼下这些年轻志愿者最缺乏的,所以别急着赶赴前线,先在后方教教他们,让身边每一个比你先去的志愿者都拥有你的经验,是功德无量的事。孙猴子最可怕的时候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,而是拔下身上的毛、变出无数个孙猴子的时候。你可以吗?

3、做一个能自救的救人者,而不是一个添麻烦的志愿者。

如果你嫌上面两种做法都不过瘾,一定要亲赴前线直接参与救灾,那么,你要先想一想,你中学体育课上的百米成绩是多少?你能徒步走多久?你把一盒酸奶拎上你家六楼时有没有气喘吁吁?你的肠胃系统够不够强大?你有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?是不是动不动就爱哭鼻子?你是不是知道几种野外生存的技巧……灾区比你想象的更危险,先自保,再救人,你行吗?

4、做一个组织化的志愿者,而不是一个单枪匹马的志愿者。2

好吧,如果你还是坚持要去,并且自信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,那么也别自己去,也不要约上二三好友、三五成群地去,这不是郊游。去找一个靠谱的机构,跟他们去吧。救灾是大战役,不是靠一个敢死队或几个特种兵就能完成的。如果你不选择官方机构,或者他们不要你,也别急着单干,有很多公益组织、社工机构会有所行动,跟着他们吧,他们正好需要你们,你们也离不开他们,不是很好吗?

5、做一个专业志愿者,而不仅是一个体力劳动者。3

如果你全副武装,也找到组织挂靠了,还要再提醒你一下:你不是去参加一场户外运动,只要应付好大自然的喜怒哀乐就行了,你此行会遇到很多人,比如灾民,哪怕你只是负责搬运矿泉水,也不可避免要与灾民打交道,你要应付灾民的喜怒哀乐,而不是光把方便面塞到他手里就完事了。你会与灾民打交道吗?你会不会安慰他们?还是只会说“别伤心了,会过去的”?这方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向公益组织和社工机构的专业人士讨教一下,能做到吗?

6、做一个不带相机的志愿者,而不是一个处处留影的志愿者。4

你正在收拾的行囊中,相机是最不需要的道具,如果你第一时间先把你的单反放进背包,那么,先停下来反思一下你的动机。不要辩解说你是为了留下影像以便更好地向外界发布信息,如果是这样的话,不需要那么好的镜头和那么考究的构图,一部手机足够用了。如果你能做到不拍照,别人对你拍照也不主动摆pose配合,你的动机才算过关,你想过这个问题吗?

7、做一个有保险的志愿者,而不是孤注一掷的亡命者。

5

听说有保险公司愿意接受灾区志愿者投保,那就试一试吧,至少咨询了解一下,这是一个成熟人士应该做的事,要知道,你去西藏旅行前都会买一个保险,灾区的意外因素,可比西藏大的多,可以的话就买一个,不难做到吧?

8、做一个让家人放心的志愿者,至少也是家人支持的志愿者。6

出发前,给你妈打个电话,征求一下她的意见;跟你的爱人好好谈一谈,听听他/她的想法。二战期间,美国卷入太平洋战争后,《乱世佳人》男主角、好莱坞影星克拉克盖博的老婆打电话给他,说:亲爱的,我觉得你应该去参军。于是,好莱坞美男脱掉戏服换上军装,加入了美国空军,屡立战功;高晓松年轻时流浪到南方海边,囊中羞涩,打电话回北京向老妈求救,她妈劈头就问:你那里有港口吗?高晓松说:有。她妈说:有港口,你一个大小伙子还怕活不下去吗?去码头扛货不就行了?但是,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摊上这样的老婆和老妈。如果你妈和你老婆坚决不同意你去灾区,相信一定有她们的理由,那么,也请你再慎重考虑一下。没问题吧?

9、做一个志愿者的支持者,同样是一个优秀的志愿者。

7

述建议都是针对“出人”,如果你的“人”有点问题,也不是没得选,你还可以出钱,出点子。什么都出不了,你也可以默默关注,做好手上工作。从卫星上看地球,再遥远的事情也是相互关联的。如果你的同事符合上述八条建议,先你而去,那你就顶上他的工作,让他救灾归来后不至于被炒鱿鱼,那你同样是好的志愿者,灾区人民会感受到的,怎么样?

10、做一个终身志愿者,而不是一时一地的志愿者。

如果救灾是战役,志愿者就是兵。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假如这一次你没被“用”上,那就把精力放在“养”上,把你的志愿热情放回日常。今天你愿意为奥运会做志愿者,明天你家对面的小学开运动会,你愿意去做志愿者吗?今天你愿意奔赴灾区拯救一个压在楼板下的孩子,明天你愿意不计成本、不顾风险地扶起一位跌倒在你身边的老人吗?如果你能做到,那么,说句不好听的,灾难总会再来的,你总有机会实现你的志愿梦想;说句好听的,灾难如果从此再不降临,你的志愿梦想也早在日常中实现,还有什么遗憾呢?

来源:《中国社会报》 作者:姬中宪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